<blockquote id="sscq8"></blockquote>
  • 廣州社科網 搜索 導航

    “開卷廣州”系列閱讀活動第84期|張均:《白鹿原》如何訴說“民族的秘史”


      11月2日,本屆學術季開卷廣州系列講座第九場在廣州購書中心舉行,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、博導,教育部青年長江學者張均帶領讀者走進知名作家陳忠實的《白鹿原》,從人物塑造、新歷史觀、對中國鄉村社會的全景式描寫等角度,解讀這部茅盾文學獎最經典的作品之一。
      張均教授首先表示“好的文學作品成功的地方,在于有真正‘立’在讀者心中的人物,在于讓讀者記住靈魂豐富、生動生動、性格復雜的人物”。他認為,人物塑造是近三十年當代文學比較大的缺陷,但《白鹿原》對于人物的塑造卻非常成功,白嘉軒、鹿三、田小娥是其中寫得最好的人物,不但因為他們故事飽滿、細節逼真、命運波折,更在于他們嚴重挑戰了當時仍居于官方、主流位置的革命文學傳統。隨后,他詳細分析了這三個人物。
      張教授認為,白嘉軒的形象完全違反過去文學作品對于地主的描述,第一次將地主作為正面的、富有人性的主人公來寫,除了賦予他正面的道德形象之外,還承載了儒家文化的夢想,是儒家仁義向社會推廣實踐的角色。他評價說:“無論是賦予地主人性,還是讓儒家文化的象征性人物出現在中國大地上,在以前的文學作品中都很少見或不能見。”
      張教授認為,在革命文學作品中,下層人民多是從壓迫走向反抗、不堪忍受不公正的命運而對抗地主的“新英雄人物”,《白鹿原》中刻畫最深刻的人物是鹿三。他和白嘉軒從主佃關系演變為兄弟關系,感情非常好。社會學有一個詞叫“道義經濟學”,用以描述鄉村中比較理想的社會關系。在中國的鄉里社會,農民和地主正好存在這種關系,一方面農民向地主交租,承擔生產,另一方面地主也要承擔在天災、匪患等特殊情況下保護農民的責任。這種“道義經濟”一直存在中國傳統的鄉村社會,《白鹿原》是第一次把它正面地、完整地寫出來。
      張教授覺得,田小娥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人物,她不順從于封建禮教,有個性,反封建,明確表達自己的愛恨,她美麗豁達,敢愛敢恨,被冤死后化為厲鬼報復,心中有不熄滅的生命的火焰,這也是在以往作品中較少看到的。
      張教授提出,作家通過作品表達個人對于歷史變遷、社會發展的看法。當代文學史把20世紀八九十年代出現的一批小說稱為“新歷史主義小說”,《白鹿原》是其中的代表,它提出了自己的一套歷史觀,主要從文化角度“重新發現”中國現代史。
      《白鹿原》是文化保守主義的作品,通過白嘉軒、朱先生這樣的承載著傳統文化使命的人物在歷史變遷中的選擇,傳達一種歷史觀:現代中國的興衰與儒家文化的興衰是一致的。小說有強烈的推翻階級史觀的地方,如鹿兆海和白靈通過拋硬幣決定加入哪個黨的細節。這個細節說明,歷史充滿偶然性,人生也充滿偶然性,而過往革命文學的核心概念,講個體通向主體的“成長”,都強調必然性。《白鹿原》明確而直接地挑戰、顛覆了革命傳統。
      張教授最后表示,《白鹿原》全景式再現了中國鄉村社會,描繪了中國真正的鄉土社會,其高度的歷史復雜性也因各種不同的關系并存于一個人身上,使人性變得復雜。“在以前的文學作品中,我們很難見到這么復雜的社會、復雜的歷史以及這么復雜的人。”他認為,《白鹿原》能夠獲得這么大范圍的認可,與它這三個層面的豐富性、復雜性和多義性有關。

    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-成 人 h动 漫在线播放-成 人3d动漫在线观看-亚洲制服师生-中文字幕